当前位置:爱情故事 > 白玫瑰 红玫瑰 >

白玫瑰 红玫瑰

发表时间:2019-07-10 05:40:02

一杯咖啡,一段音乐,一怀愁绪......

看雪花飘过掠走记忆,掠走思念,掠走那颗因想你而破碎的心,让自己赤裸裸的在冰冷的空气中窒息......

枫就是在这个角落认识雪的,在她那秀发下隐藏的是一张冰冷苍白的脸,他每次来飞天,总是喜欢坐在这个角落,总是一杯咖啡,总是静静的听着梁祝,古典与现代,冷漠与黯然,让枫突然觉得这个女孩,有着一种静静的美,忧郁的美,更带着一点说不出来的感觉......

″他妈的,什么年月啊,混不下去了,现在这人连他妈一点音乐细胞也没有,什么玩意呀,呆在这里真是屈才,我辞职,明儿就走人!”这是阿朗,枫的铁哥们,从小穿着开裆裤一块长大的,一块上学,一块念艺校,在一个被窝里睡觉,刚来飞天的时候,别人还以为他们两个是同性恋呢,多亏阿朗交了个女朋友,才打消了这种尴尬的局面。

“狼,你丫真是的,又不是上边不给你饭吃,管那么多干嘛,你要是走了,怎么养你老婆呀,你白痴啊你!”枫一边调弦一边说。

“现在这人一说话就臭泔水味,懂得什么叫艺术啊,你看看来咱们飞天的,都是冲着小青,阿艳那几个臭女人来的,哼,真不知道,上边是怎么想的,这里是飞天呀,就不是歌厅,什么玩意,找几个女人呜哩哇啦的,就差没跳光屁股舞了,搞什么名堂啊!”

“狼,你小点声不行吗?当心被她们听见哦!哎,狼,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有一个恨怪的女孩,总是很认真的听咱们拉小提琴的那个,嗯,那个女孩恨特别,不,应该是很有味道的那种”枫放下琴,往阿朗的身边挪了挪,然后摆出一番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“听梁祝的那个吗?”阿狼有点不屑。

“对对对,就是那个,原来你小子早盯上人家了,你觉得那个女孩子怎么样?嗯,我是说,哎呀,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的.......呵呵”枫有些脸红,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,怪不得25了还是光杆一条。

“疯子,我看你真是疯了!你知道那个女孩是谁吗?他叫冯雪儿,是咱们头的那个,我看你还是趁没有陷下去的时候,早点抬起你的那双臭脚吧!”

“那个,哪个?你说的什么意思呀,拜托你说得清楚一点好不好!”

“你丫是真不懂假不懂呀,那个,说白了就是情妇,跟咱头睡觉的女人,懂了没有?”

“不可能,狼,不允许你这么侮辱我心中的女神!我不管她是谁的女人,我只知道我喜欢她,我想,我一定是爱上她了......”枫站起来背起琴走了出去。

阿朗无奈的摇摇头。这个疯子,真是疯了!

上一篇:一场没有开始的爱情

下一篇:秋愁

更多爱情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