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爱情故事 > 爱上男友的爸爸 >

爱上男友的爸爸

发表时间:2019-05-24 06:21:50

林迅第一次见到云涛的爸爸,莫名的感到心慌。父子俩一样高挺的鼻子,黑的弯弯的眉,一样的深邃的眼睛,只是他爸爸的目光却是温和的,淡紫衬衣里,干净的脖子和干净的脸,眼角两条深深向上的纹,更显得成熟沉稳。云涛的母亲,是九江人,白白的皮肤,方圆的脸,显得富态,说话之前先看自己的丈夫,嘴角隐隐两个笑窝。是个美丽的女人。       

吃晚饭的时候,林迅靠着云涛,对面坐着他爸爸,林迅的眼光无处放,又碰翻了虾汤,脸烧起来,好像话也不会说了,他爸爸微笑着向林迅碗里夹猪蹄和木耳,说“女孩子多吃猪蹄和木耳,既能美容又对身体好”。然后又转首问云涛工作情况,林迅感到轻松了一些,有种奇怪的感觉在林迅心底荡开,温温的,却又夹杂着不安和慌乱。吃完晚饭,云涛的妈妈习惯的把手放进丈夫的大手里,两个人相拥者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淡淡灯光下,林迅站在不远处偷偷地注视着他们。高大的男人和娇小的女人,不甚协调却让人心动。

云涛送林迅走的时候,他爸爸追了出来,手里拿着两把伞说:“阴天了,可能要下雨,路上别淋着”。林迅躲在黑影处,看着他爸爸挺拔的身影,心想为什么不是他妈妈追出来。

林迅的早期的生命里,只有姨。

林迅从小由姨养大,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里,从来没有人告诉她,姨也不说。

小的时候,姨说她的父母去了遥远的地方,等她长大了就回来了。

林迅长大了,姨说以后再告诉她。

林迅大学毕业那年,姨因为车祸去世了。林迅的外公外婆已去世,再也没有其他亲戚,也许有,可她不知道。

林迅再也不知道自己所出何处。

夜间无眠的时候,林迅曾经想过也许自己是姨偷来的孩子,或者也许是自己的父母做了什么坏事,已经不在世上了,姨不想告诉她。

但林迅不怪姨。和姨一起的日子,简单又平静。虽然有时感到迷惑和失落。有一段时间,林迅很想叫姨一声妈妈,可姨不同意。但是在林迅心里,姨就是妈妈。

姨一直未婚。所以“爸爸”对林迅来说只是一个名词。

想象中的爸爸是林迅儿时看的一部电影,名字忘了,情节也忘了,只记得一个画面:

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和爸爸一起坐在秋千上,爸爸在后面抱着她,小女孩咯咯的笑声穿过草地,穿过树林,穿过蓝天和白云,父女俩一边荡着秋千一边说话:

“爸爸,天上的云为什么会飞”?

“因为她有会变的翅膀”.

“爸爸,芥茉为什么是绿色的”?

“因为它是草”.

“爸爸,人为什么会流泪”?

“因为我们有爱”.....

林迅从此喜欢上了云涛的家。喜欢那种融融的氛围,暖暖的灯光,喜欢听云涛的爸爸低沉的温和的说话。自从第一次去了他家后,林迅几乎每周去一次。有时候云涛玩电游,她就和他父母聊天,更多的是和他爸爸聊天,林迅是老师,他爸爸是政府官员,他们却有很多共同语言,一起聊时下政治,聊教育问题,聊房产,聊银行利息与贷款,聊农民问题……

云涛看到林迅与爸爸很谈得来,很高兴,林迅却越来越感到不安。她感到自己那样渴望去云涛家,其实更多的是渴望见到他爸爸。那种中年男人身上特有的安全感,那种细心与呵护,那充满磁性的低沉的声音深深地吸引着她。

最近林迅常常夜间无法入眠,心中充满羞耻感。

云涛姐姐结婚后第五天,云涛一家人去看姐姐,做为郑家准儿媳,林迅也一起去。在商场买东西时,林迅看到云涛的爸爸专门在滋补区买了很多桂圆,阿胶,蜂蜜等女性补品,云涛的妈妈跟在后面。女孩子结婚后还要专门补一补吗?林迅想。哦,也许是的。有父母的孩子就是金贵。林迅有些黯然,又有些嫉妒。

透过商场海报的缝隙,林迅看着云涛的爸爸,微皱着眉,在看一些东西的说明,很细致的样子。

最近云涛去外地学习了,要三个月才能回来,日子骤然变得空虚漫长起来。云涛打来电话要她周末时经常去他家看看,一来她自己周末有个去处,再者他父母也高兴。云涛的妈妈也打电话要林迅去玩。云涛走的第十天,是周六,林迅打算到云涛的家。因为是自己去,好象要特别郑重一些,林迅换上那件微绿棉麻裙子,领口有窄窄的蕾丝,长及脚踝的带蕾丝的卡身裙摆,越发显得林迅高挑,妖娆。

与云涛的父母聊了会天,林迅想回家。不是不愿呆在云涛家里,是因为云涛不在,林迅不想让自己有太多的机会和他爸爸在一起。她怕不小心漏出自己的秘密。要走的时候,却下起了雨,已经立秋,天气却仍旧是孩子脸,说变就变。她妈妈笑着说:“瞧,这是留人雨呢,你就别走了。”

吃完晚饭,雨越下越大,啪啪打着晒衣架,丝毫没有停的意思。云涛的父母极力劝林迅别走了,云涛来电话,知道林迅在自己家里,很高兴,两个人聊了一会,云涛知道这边下雨,也不让林迅走。

林迅住在云涛的房间里。她妈妈收拾床的时候,他爸爸说,“把褥子换一下,换上最近晒的,涛涛的房间好久没睡了,有点潮湿,女孩子睡不行”。林迅惊异他的细致,如果做为丈夫,林迅认为那应该是一种多么甜蜜的体贴。

躺在云涛的床上,新换的带暗玫瑰的粉色床单,有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。窗外的雨哗哗的,象是跟谁生气,风斜吹进来,带着潮气。林迅记得,自己当初喜欢上云涛,也是喜欢他的体贴与细心。可是现在,林迅却分明看到了云涛的幼稚与浅薄。

云涛还有一周就回来了,林迅却病了。天气忽冷忽热,中午热,早晚却很凉。林迅不知自己是冻着了还是热着了,头很痛,嗓子干痒,还发烧。吃了几天药还不好,就向学校请了假回家休息。林迅不愿去医院,自己一个人排队挂号,划价,取药,然后一个人坐在治疗区打吊瓶,然后再自己叫大夫拔针,看着旁边心安理得坐着等着别人伺候的病号,不免感到凄凉。中午不愿做饭,泡了一包方便面,勉强吃了几口,吃了药,又昏昏睡去。迷迷糊糊醒了几次,眼皮沉得很,也不愿睁开。感觉到屋子越来越暗,知道夜又要来了。林迅已经躺了一天了。云涛打来电话,他知道林迅最近病了,又听到她声音的异样,很着急,让她去医院。林迅答应着,却没有要去的意思。

天完全黑下来,林迅不愿开灯,更不愿起床,关节酸疼,林迅觉得有点冷,身上却在出汗。朦胧中林迅听到敲门声,以为听错了,抬起头再听,的确有人敲自己家的门。林迅理了理头发,去开门。

门口站着云涛的爸爸和妈妈。两个人一脸的汗。“云涛说你病了,我们过来看看。”他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试了试林迅的头,“不行,太烫了,眼睛都红了,得赶紧去医院。”

下楼梯的时候,林迅觉得自己的腿软软的,象要飘起来。拐弯的时候,一脚踏空了,摔倒在楼梯上。云涛的妈妈惊叫着问:“摔痛了没有“?林迅想说没事,说出来的却是“腿不敢动了”。

云涛的爸爸蹲下来,“来,孩子,我背你”。

伏在宽宽的背上,林迅闻到淡淡的木香。偷偷地将脸颊贴上,闭上眼,感觉一上一下微颠着,悠悠的,象是在荡秋千。

云涛回来的前夜,林迅在网上狂搜着她唯一的网友丑丑,丑丑是她交往了两年的网友,两人从未谋面,他们都信奉一个规则:网友就是网友,在网上可以畅所欲言,见了面就无话可谈了。丑丑是名自由撰稿人。他们有太多的共同语言。然而最近好久没看到丑丑了。林迅要下线的时候,意外的遇到了丑丑。

林迅的网名叫火凤凰,是个张狂的名字。

火凤凰:好久不见,在忙啥?

丑丑: 刚刚了结了一桩官司。

火凤凰:还顺利吗?

丑丑: 还行。你最近怎样?

火凤凰:很烦,想告诉你一件事,又怕吓着你。

丑丑: 呵呵,说来听听。

火凤凰:我好象爱上了男友的爸爸。

丑丑: 哦。是有点吓人,但为什么是“好象”?

火凤凰:我也不敢确定,只是很想靠近他,而且,常常想他。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男友,怀疑自己不正常。

丑丑:有人知道吗?

火凤凰:没有,你是第一个。

丑丑:呵呵,是有点难办。我写作的时候经常看一些心理方面的书,我帮你测试一下吧。

火凤凰:测试什么?

丑丑:测试你对他的感情。

火凤凰:感情也能测试?

丑丑:是,开始了。

火凤凰:好。

丑丑:你喜欢男友什么?喜欢他什么?

火凤凰:男友幽默,聪明,细心;他沉稳,宽容,细致,和他在一起,有一种被宠爱的感觉,那种爱像一座山一样,能给我安全感。

丑丑:你喜欢他抱你吗?如果喜欢,希望他从前面抱你还是从后面抱你?

火凤凰:喜欢他抱我,更喜欢他从后面抱住我。

丑丑:关于他,嫉妒过谁吗?或者说你希望他只爱你自己吗?

火凤凰:嫉妒过,嫉妒过他女儿。但对他的妻子,也就是男友的妈妈,我没有嫉妒,只有羡慕。

丑丑:你想象着和他有更亲密的接触吗?比如说接吻或者做爱。

火凤凰:那倒没有,但我常常有把手放进他手里的冲动,我很喜欢他的手,很大。

丑丑:你希望为他做点什么?

火凤凰:我希望自己能有点成绩,让他感到自豪,别让他失望。

丑丑:呵呵呵呵,不,哈哈哈哈。

火凤凰:为何发笑?

丑丑:你知道吗,你和他的爱是父爱,是一个女儿对父亲的爱,

火凤凰:你确定?!

丑丑:当然,你知道,我有父亲。而且,我们感情很好。小的时候,爸爸叫我小情人,长大了,爸爸叫我小棉袄。父女之间的爱很奇妙。

火凤凰:你真的确定?

丑丑:呵呵,傻丫头,好好的爱他吧,就象自己的父亲一样。

林迅和云涛订亲的时候,他父母考虑到林迅的家庭,怕林迅为难,只邀了一些嫡亲的亲戚和一些世交的好友。人不多,但很隆重。

敬完酒,林迅坐下来。手里端着一杯殷红的葡萄酒。透过酒杯,穿过几张陌生的脸,林迅看到云涛的父母在张罗着。他爸爸穿着藏青的衬衣,深紫的领带更显得沉稳庄重。从今天起,这个人就是我爸爸了。林迅想。

这半年的时间里,林迅陪云涛的爸爸去了两次医院,给他买了无数次他爱吃的五香花生米,还陪他在楼下小花园里散了好几次步,而且,林迅亲密自然的挽着他的胳膊。路人以为他们是父女。

林迅酒喝得不少,感到脸烧起来。好象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。身边来来往往的人都说着祝福的话,还有孩子的尖叫声。这些不认识的人,以后成了我的亲戚了,林迅放眼望着想。

右手支着脸颊,头有点痛。醉眼迷矇中,林迅看到自己和云涛的爸爸坐在秋千上。

“爸爸,天上的云为什么会飞”?

“因为她有会变的翅膀”.

“爸爸,芥茉为什么是绿色的”?

“因为它是草”.

“爸爸,人为什么会流泪”?

“因为我们有爱”.....

上一篇:伤害

下一篇:当爱过了以后

更多爱情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