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爱情故事 > 女朋友 >

女朋友

发表时间:2019-03-11 06:11:51

女朋友

电话铃响了。

电话铃响起的时候,我左手和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支烟。红三环牌的。我一直抽这种烟,不是对这种烟有某种偏好。从我少得可怜的生活费中挪一部分来换成红三环,已经是奢侈了。我一直抽这种烟。我左手夹着一支烟,右手握着一支钢笔,桌上铺着一张柔软似布的潮湿的稿纸。我在写一首情诗。不是写给我女朋友的。我没有女朋友。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将来或许也没有。我是在帮寝室的兄弟李仁写情诗。李仁正在喜欢上生物系的一位女生。那位成天拿着微型解剖刀解剖小白鼠的女生喜欢诗。他在李仁郑重其事的表白后,表情庄严的对李仁提出了要求,就是给她写100首情诗。李仁说的那位长得十分妩媚的女孩我也见过。当时我正在食堂里就着黑米粥吃包子。一口粥一口包子,我习惯这种吃法。当李仁神色激动的指着前处某一点让我看时,我的目光穿过层层雾气看到了一个包子的形象。那位女孩轻率的把自己托付给了100首情诗。李仁又轻率的把情诗托付给了我。润笔是一个月的早餐,牛奶加面包。一块钱的牛奶加一块钱的面包。李仁和我谈这个的时候,表情严肃。严肃传染给了我。我皱眉低头一分钟,然后抬起头,表情严肃神色坚定地说,兄弟,为了你,我拼了!落地有声。我对我的声音万分满意。其实我在想,为了牛奶和面包,我拼了。

电话铃响以前,我正想好了第一首诗的名字。执子之手。在潮湿的稿子上我用端正的正楷写下了四个字。我觉得我很有才华。执子之手。多么有诗意的名字啊。同时我觉得我的字很不错,四个字端端正正的排列在纸上,使我想起了校园内某条路边的法国梧桐。梧桐树的出现使我十分得意。于是我从抽屉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点上,猛吸一口。

就在这时,电话铃响了。我正在想,我左手夹着一支烟,右手握着钢笔。这个姿态一定很优美,一定像一个专业作家的专业写作姿态。电话铃响了。寝食里潮湿而且臭气熏天。铃声传到我的耳朵的时候,我觉得我的耳朵里一定也非常潮湿而且臭气熏天。 这个感觉使我十分气馁。同时我又不愿意我优美的姿势让铃声给破坏掉。你响吧,就是不理你。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寝室里显得很空洞。

铃声按我预想的那样,因我的岿然不动而自动撤退。我清晰的听见我的嘴巴发出得意的笑声。电话铃在这时再次响起,似有所不甘。我的笑声无力与铃声相抗衡。铃声的卷土重来使我十分恼火。我决定给铃声的制造者一个有力的回击。

“喂,你好,请问你是哪个傻×”。我底气十足的声音在屋里回响。对于这声音,我十分满意。我觉得我的回击十分有力。

“喂!陈克,怎么讲话变得这么粗鲁了”。一个轻盈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。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声音飘进耳朵时伴随着檐水有节奏滴落的声响。

“我是叶曼呀,我现在在你们学校大门前。我这次经过大理,想到你在这个城市。我就想到看看你,你快点出来啊”。声音有如流水潺潺,我感觉我体内也有一股泉水在叮咚叮咚的流动。电话就此挂断了。电话的挂断竟使我有一种恍然隔世之感。

声音很陌生,绝对不是我的熟人。何况我也没有多少熟人。我不喜欢交朋友,也可以说我不喜欢交流。我认为交流以达到沟通而相互了解的目的是愚不可及的。人在本质上是孤独的动物。语言是最最软弱无力的东西,一不小心,就把人带进误解的泥潭,愈挣扎陷的愈深。

我在记忆里成千上万个声音中追寻着这声音,直到头脑发痛还是毫无所获。我找出了我那本用了五年的电话簿,一页一页的查看。一个个在某时某地与我有某种联系的名字从眼皮底下滑过。我觉得那些名字离我已经十分久远了,透过名字回望,我看到的是一片灰色的布景。

我还是不能找到声音的来处。回望过去,声音的后面是一片空白。这种回忆使我十分痛苦。我是个不喜欢回忆的人。

这个声音的主人就在离我不远的校门前等我。意识到这个的时候我十分兴奋。我决定绕过寻找而直接去会见声音的主人。我不认识她但她认识我。

我开始寻找我的外套和我的长裤。此刻我身上只有一条灰色的内裤。我在寝室里只穿一条内裤,以致好多次我的嫂子和弟妹来我们寝室,我只好向一条狗一样往床上钻去。我现在看见我的外套和长裤耷拉在床档上。我非常后悔昨夜扔它们的时候非常草率。我担心现在看起来龌龊且狼狈不堪的衣服,穿在我身上会使我同样龌龊且狼狈不堪。

我穿好衣服,照了照镜子。镜子里有一张苍白的脸和一双浮肿的眼睛在看着我。我看了看手指,视野里出现一片油菜花。油菜花使我想起了现在是春天。春天是个繁衍的季节。

我穿行在春天的下午里。昏黄的日光使我明确的感觉到我的体温在上升。风吹动着我过于宽大的衣衫,使我感觉我是一面风中旗帜。这面旗帜现在就穿行在人群里。我听见自己简洁而明确的脚步声,混在众多的脚步声里。我觉得我的脚步声背叛了我,与众多的脚步声同流合污了。我倾听了一会自己的脚步声,脚步声在继续着对我的背叛,对此我无能为力,我决定对它放任自流了。

我抬起一直盯着脚的眼光。我看到了一个美妙无比的背影。美妙无比的背影属于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孩。于是我就让我的目光有了一个短暂的安身之所。现在我的目光牵引着我在大道上前行。由于道路的凹凸不平,背影的臀部扭曲的有些夸张。我想到了故乡里常见的那种水蛇。水蛇的出现使我觉得恶心。于是我撤回了我的目光。目光的匆忙转移使我的身体因为没有支点而一个趔趄。

我注意到路旁的桃树盛开着一树的粉红色。树下有一位男孩和一位女孩。女孩脸上盛开着两朵桃花。我看见女孩表情娇艳地对男骇蠕动着鲜艳的嘴唇。然后男孩从树上折下了一支桃花。树上的花由于男孩的触动而纷纷谢下。花瓣的分散凄美无比。通过这不祥的景物,我看到了他们命运的结局。我听见了女孩在在娇笑,女孩的笑声使我心里产生了沉重之感。

我现在在学校门口东张西望。从我眼前经过的无数条腿上,我知道我的眼神飘浮不定且四处逃窜。

“喂,陈克,这呢!”

我抬起头,不远处有一只手在下午的阳光里左右摇摆。手像一张洁白的纸。猛然的抬头使我产生了晕眩之感。我眼前出现一片闪闪烁烁的流水。手在远处消失,被一片水代替。

水的闪烁没有持续多长时间。现在我看到一位穿白布头裙子的女孩向我走来。女孩的一只手在另一手里。另一只手很健康。两只手在一起和谐无比。另一只手是一位男孩的右手。男孩的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皮革包。

在这个春天的下午里。一个叫做叶曼的女孩朝我走来,还有牵着她手的男孩。他们的到来是为了使我的生活出现缺陷,或者更为完美。

“怎么了?陈克,不舒服?”

我听见檐水滴落的声音再次响起。声音的再次响起提醒了我来此的原因和目的。很显然她是认识我的,尽管我不知道她怎么会认识我。她占有了我的过去。然而我敢肯定我不认识她,她的过去和现在对我来说是绝对的陌生。她对我过去的占有和我对她的陌生暗示了我的无知。我害怕别人觉察到我的无知,特别是害怕女孩子觉察到我的无知。我觉得我有必要用声音将我的无掩饰起来。

“没什么,叶曼,你越长越漂亮了。”

我看着她的眼睛说。她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的一头牛。牛后来被杀了。当杀气腾腾的刀一步一步逼近牛时,我看到了牛的眼神。牛的眼神平静无比,就如春天池塘里的水。我现在看着这平静的春水,觉得我这句话说的天衣无缝。我的无知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我巧妙掩饰。下面我要做的是对这种掩饰的保持。

“你还是那样油嘴滑舌。对了,跟你介绍一下,他是我现在的男朋友,王大宇。大宇,这就是我以前曾经跟你提到过的陈克,很有才华的。”叶曼的嘴在进行着美妙的变化,一个个词语在她的唇边跳着迷人的舞蹈。

“你好!” “你好!大宇。”

他脸上的笑容里有孩童似的腼腆。这腼腆十分熟悉且让我感到亲切。我立即对他产生了好感和信任,他是属于让我看一眼就放心的人,就像我放心我自己一样。他此刻牵着叶曼的手站在她的旁边的姿态安详无。因此当他微笑着说你好的时候,我的微笑也迅速地出现。我为了让他知道我对他的友好和接纳,我伸过手去接他右手的皮箱。

“来!我帮你提着吧,叶曼,你们到我寝室去吧。”他的手羞涩地反抗了一下,终于抵挡不过我热情。皮箱到达我的手里时还带着他手的温暖。叶曼的眼睛、声音和大宇的笑容和手的温暖,让我在几分钟内感受到了这个春天仅有的活力。于是我的内心像铺满了阳光一样温暖无比。

“不了,陈克,我们是七点半的火车,我们现在都有点饿了,不如我们去吃饭吧。边吃边聊。”

叶曼看着我说。她的眼睛流光溢彩。她的脚步熟悉的朝着校园某条小径走去,脚步的熟悉程度令我惊讶无比。她行走的姿态优美动人,显示出纯洁和一无所求的宁静。

“走吧”。大宇的笑脸出现在我面前。我觉得只有大宇的笑脸才能和她的行走姿态相匹配。于是我跟在他们后面走去。

餐厅的颜色如同房屋的阴影,拒绝了阳光的进入,《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》在屋里游来游去,声音阴暗而且潮湿,显的虚张声势和庸俗不堪。女侍美妙的身影从柜台里闪出,两条腿有力的摆动过来,香水的气味铺天盖地。

“请问先生几位?”

我们在靠墙角的一张桌子上坐下,阳光的消失使我感觉心里充满了泥土。餐厅的嘈杂使我感觉置身于拥挤的街道上,我感到独自一人。目光环顾四周,每种人的表情瞬息万变。汇聚起来的声音却让我感觉来自别处。莫名其妙和不知所措忽然降临。我是陈克,那他们是谁呢?

三套餐具和一张菜单由一双指甲血红的手安排在玻璃上。菜单将我从困惑中拯救,她是叶曼,他是大宇。他是我以前的朋友。或者熟人。因此我伸向菜单的手充满了感激。我忽然想起了什么,手在半空中稍做犹豫,伸到了叶曼面前。

“叶曼,点菜吧。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。”声音还残留着一丝的莫名其妙。

“说起来也非常奇怪,你们俩到在很多方面都有共同点,喜欢吃的菜也一样”。她微笑着说。“就油爆鸡丁、红烧鱼块、清炖豆腐、蘑菇青菜吧。”

我看着她的手在菜单上认真的运动。十二个字,一笔一画。字排在纸上十分安静。我知道我看她的目光充满了惊讶,我诧异于她对我的于此了解。他对我的熟悉使我的困惑重心降临。叶曼确实我的朋友,或者熟人。这一点现在无可质疑。所以我现在的困惑应该是来源与我对她的遗忘。就现在我们为时不长的接触来说。她是我一向以来心中默默勾勒的以致逐渐成型的女孩的形象。如果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会十分的幸福。为什么她在我的记忆中是一片虚无?

更多爱情故事